酱酒热潮下,习酒、国台、珍酒、贵州醇等纷纷扩产,酱酒产能天花板在哪?

在酱酒热的赛道上,抢先进入万吨产能的酒企,将在未来的发展中获得一定的竞争优势。

酱酒热潮下,习酒、国台、珍酒、贵州醇等纷纷扩产,酱酒产能天花板在哪?

“未来五年仍然是好机会,五年后真的会从蓝海到红海。”行业专家对酱酒热的预测中,规模化于酱酒企业来说非常重要,其中产能规模更是不容小觑。

而对于酱酒扩产,质疑声认为:“酱酒很多都拿去收藏了,都没怎么喝。”支持者认为:“酱酒正处于快速发展期,产能跟不上,在后续发展中就会掉队。”

从生产端到流通端再到消费端,酱酒热都呈现出不同的特点。在全国白酒消费风向标的广东,名优酱酒供不应求,经销商打款上千万却在短时间内拿不到货,厂家的回应是:生产跟不上。

而事实是,近两年除茅台外,习酒、国台、珍酒、贵州醇等酒企纷纷启动酱酒的技改和扩产,在酱酒加速扩产的背后,透露着酒企怎样的战略意图?

1

酱酒企业纷纷加速扩产

酱酒产能天花板何在?

以白酒行业发展周期来看,产能是酒企在迅速发展期不可缺少的供给端因素。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总产量785.95万千升,而酱酒的产能约55万千升,占行业总产能的7%,却实现了行业42.7%的利润,其上升空间还非常大。

据权图酱酒工作室最新预测,全国酱酒的极限容量在80万千升左右,在此基础上,酱酒产业的规模上限会达到3000亿。

90年代以前,白酒行业处于卖方市场,产能为王。这一时期,谁在产能上占据优势,就能在白酒市场上获得竞争优势。

酱酒现在的扩产与90年代的情形有一定的相似性,产能是酱酒企业在快速发展期获得竞争优势的重要因素,特别是在酱酒的生产周期较长的背景下。

近几年,行业和消费者对酱酒的关注度与日俱增,酱酒企业也纷纷开启了产能扩张赛跑。2019年至今,除茅台外的酱酒企业,在扩产上的动作可称之为密集。

酱酒热潮下,习酒、国台、珍酒、贵州醇等纷纷扩产,酱酒产能天花板在哪?

习酒投资84.6亿元建设1.9万吨酱香酒及配套项目,建后产能将达到4万吨;国台拟扩产6500吨酱香型白酒技改扩建工程项目,建成产能将达到1.5万吨;珍酒新增投资额110亿元的“百亿珍酒增产扩能项目”,建成后将实现新增产能3万吨以上;贵州醇正在进行技改和扩产,计划明年上半年实现年产1.25万吨基酒的产能,其中酱香酒产能占比达到80%……

酱酒热潮下,习酒、国台、珍酒、贵州醇等纷纷扩产,酱酒产能天花板在哪?
2017年习酒公司万吨酒库

从以上扩产来看,酒企在项目建成后的酱酒产能都突破了万吨。在权图看来,酱酒的产能门槛已经在从1000吨逐步提升到10000吨。

由此可见,在酱酒热的赛道上,抢先进入万吨产能的酒企,将在未来的发展中获得一定的竞争优势。

2

酱酒热潮下的扩产

速度与质量并举

酱酒的加速扩容,其背后反映的则是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

有资料显示,习酒大单品窖藏1988为习酒破百亿贡献了约60%的销量;贵州醇新品混合型年份酱酒“贵州醇·金典”上市不到一个月,打款订货已接近20000箱。

“贵州醇之所以全面扩产到1.25万吨产能,枝江之所以要推出酱香产品,就是看到这种趋势和潮流。”贵州醇和枝江酒业董事长、总经理朱伟表示,之所以扩产,不仅仅是因为以广东、河南等主力市场的酱酒氛围非常好,而是酱酒热已成为全行业的热门话题。

酱酒热潮下,习酒、国台、珍酒、贵州醇等纷纷扩产,酱酒产能天花板在哪?

在行业专家看来,在历经2013—2015的盘整期后,白酒的挤压增长时代到来,有实力的酒企有动力进一步扩大产能。

但有人担心,稀缺性是酱酒的重要属性,如此一来,是否会降低酱酒的价值感。对此,行业专家直言,扩产不会对酱酒的稀缺性产生影响,其实质是加速抢占总量有限的产能,挤占了未来其他企业扩产和增产的份额。

值得一提的是,此轮酱酒扩产热潮是与技改同步进行,这意味着,酒企将速度与质量视为一体。

在消费升级的趋势下,“品质”于酱酒而言,至关重要。据了解,“贵州醇·金典”新品上市前进行了多轮次消费者盲品对比,均以大比分胜出。来自消费层面的真实反馈,也是贵州醇全面进行技改扩产的底气。

“老百姓要喝酱香,酱香产能是不足的,这个赛道上的供给太少,所以酱香酒的增速会非常高,这是不可阻挡的。”在行业人士的眼中,本轮密集扩产释放了一个重要的信号,就是让渠道和消费者坚定了对酱酒发展的信心。

可以预见,在不远的未来,随着各酒企酱酒技改扩产势能的释放,或将为白酒行业带来更大的增长空间。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转载自"酒业家",不代表"酒说网"立场,请读者谨慎参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及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