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钱涌入万亿酒业,谁能成为资本下的“蛋”?丨深度

资本“饮酒”的新局。

热钱涌入万亿酒业,谁能成为资本下的“蛋”?丨深度

文丨酒业家 宋金

新的经济周期正在形成新的价值高地,一个资本“饮酒”的大时代正在到来。

从过去争先并购上游生产企业到入主渠道平台,从投产品到投模式,从瞄准酱酒、光瓶酒到下注新概念酒……除了大量进入最有“钱途”的酱酒品类外,众多具有新概念、新思维、新模式的酒业新势力也正在被资本追逐,甚至成为了投资酒业的风向标。

新的周期里,资本对酒类产业的频繁下注,将会如何改写中国酒业的发展进程?谁将成为资本催生的“金蛋”?

1

酱酒热下的热钱涌动

2019年酱香型白酒产能约55万千升,完成销售收入1350亿元左右,实现利润约550亿元,在销售收入和利润双双实现20%以上增长的同时,以白酒行业7%的产能,实现了21.3%的销售收入和42.7%的利润。

酱酒热度持续升温,无数热钱涌入,创业者、资本攒聚贵州茅台镇。

政策的支持也为酱酒热加了一把火。随着2019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中将 “白酒生产线”从限制类中删除与财务部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税法(征求意见稿)》中白酒消费税不增加、无后移两大利好消息的落地,为白酒行业迎来高质量发展创造了重大机遇,同时也为资本进入提供了良好的市场环境。兼并、收购、增资、入股……以贵州茅台镇为核心的酱酒产区已然成为热钱的漩涡,不断上演资本大戏,陷入新一轮扩张的厮杀中,有的成功上位,有的半途夭折……

11月18日,互联网光瓶酱酒品牌“乔巴陈酿”宣布完成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天使投资人万明坚和山东德道酒业。据了解,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品牌传播、渠道建设、直播电商达人孵化等方面。

在此之前,9月份,园城黄金宣布拟收购贵州茅台镇圣窖酒业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根据园城黄金披露的交易预案,圣窖酒业体量较小,但发展较快。不过到11月5日晚,园城黄金宣布未能就核心条款达成一致,终止收购圣窖酒业。

更早一些的1月7日,仁怀市黄金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这家企业由上海金开酒业有限公司、贵州省仁怀市天邦伟业酿酒有限公司和成云三方持有,其中上海金开酒业有限公司认缴出资金额3392.35万元,持股比例65%。而上海金开酒业有限公司由巨人集团旗下黄金搭档生物科技公司全资控股。巨人集团董事长史玉柱在近期前往黄金酒业视察时表示:“是优质酱香的味,就可以大规模投资。”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目前白酒行业正呈现出向知名品牌集中的趋势,在酱香酒热潮之下,新一轮酱香酒的洗牌即将来临。与名牌众多的浓香型白酒相比,酱香型白酒除了茅台一骑绝尘之外,其他在全国范围内拥有号召力的酱酒品牌屈指可数,这也意味着资本入局酱酒,其扶持的区域型品牌、有潜力的品牌将可获得更充分的发展机会以及资金背书。

2

被资本盯上的酒业新势力

2020年快要结束,造酒新势力的“后浪”们,正在资本的推动下加速跑步“上岸”。

11月11日,北京天香乐台酒业有限公司在国际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香港融创板)正式挂牌。香港融创板国内保荐机构铜牛投资公司表示:“北京天香乐台酒业有丰富的实战经验以及市场营销能力,同时提供多元化的业态”互联网+”服务,为酒类新零售项目发展提供了可靠的保证。”

除了千亿级别的白酒市场,啤酒等低度酒赛道也备受资本青睐。近期已完成千万元级别天使轮融资的走岂清酿,独家投资方为德迅投资。走岂清酿创始人刘硕透露,本轮资金将主要用于清酿系列产品的持续研发创新、供应链升级改造。目前团队长期合作的经销商网络遍布全国各大中小城市,所覆盖的渠道终端超过120万家。

刘硕认为,虽然预调酒、硬苏打酒将口味做到了丰富化,但酒精和香精和的分离感较强,难以满足大多数中国消费者对佐餐酒的需求;而口感偏甜的果酒和米酒,更适合女性消费者小酌,难以满足聚会畅饮的需求。相比之下,原本最适合多场景聚会畅饮的啤酒,却被越来越注重身材管理和颜值的新生代‘嫌弃’。而“0碳水、0脂肪、0麸质,超低卡”走岂清酿系列的出现,将满足既可以多场景畅饮又可以少“腹担”的需求。

在酒类其他新业态方面,资本同样兴趣浓厚。今年7月,酒水外卖O2O平台“酒小二”获得腾讯战略投资,腾讯投后持股占比为2.5%。12月1日,酒水外卖平台酒小二宣布已完成A轮融资,本轮投资方为腾讯、红杉中国。经过此次投资调整后,腾讯总投资比例达12.175%。深圳市红杉煜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投资比例为6%。公司注册资本由2506.9万元增至2881.46万元。

智邦达(中国)营销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健表示,投资这些新生代品牌、互联网概念的商业模式,资本更多的是投资未来。酒业进入成熟期后,传统消费者老化、品牌塑造方式老化,亟需利用跨界思维去突破,有好的面向新的消费者的培育方式,加上资本的力量,以及向好的成长空间和赛道,这就是激活这一轮酒业投资的核心要点。“客观来讲,国内外双循环的推动,从消费端来讲是个巨大的空间,为未来消费者做投资,我觉得这是很多资本看到的新的机会。”

中原基金董事、大消费产业执行合伙人晋育锋认为,对创业或拟创业的团队而言,这是比较好的时代——新消费的风口加白酒的高盈利能力。把握住一个单点突破(包装、价格、用户、场景、互动、故事等等),就能吸引资本。

3

资本“饮酒”新周期开启

酱酒热、互联网+、新消费……中国酒业借助新时代的机遇,进入了新发展阶段,同时也成为资本眼中的“香饽饽”。

为什么资本在这个阶段偏爱“饮酒”?晋育锋分析认为,一是新消费处在风口上,消费品品牌和模式创新空间巨大;二是白酒相对抗周期,盈利能力强;三是白酒+新消费,这一赛道更能吸引资本。“这几年能够吸引投资人目光的,无非以下几类:一是基于供给端,由厂商、运营商、创业团队在产品、场景、品牌、用户几个方面的重构,单点突破,细分市场,垂直深挖。过去几年拿到不同轮次融资的,大多属于此类;二是基于消费端的社区化、社群化创新、C2B创新;三是基于下游流转环节的供应链平台创新,如酒小二、1919等。”

北京卓鹏战略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田卓鹏则认为:首先是新时代的经济环境影响,加上疫情黑天鹅事件,给全球经济带来重大压力,国外投资环境受限,未来中国可能是全球资本的避风港,资本将目光聚焦到国内;二是酒业抗风险能力比较强,上半年国家GDP负增长0.6%,整个酒业却逆势增长,名酒厂表现活跃,这是引起资本关注的主要原因;三是市场向名酒、高端酒集中的背景下,茅台的股票屡创新高,泸州老窖、汾酒、酒鬼酒表现突出,从而引起资本关注。此外,酱酒热、光瓶酒趋势、全域化新零售时代的新品类、新模式,都在引起资本关注。

显然,酒杯中摇晃的巨大机会,让2020年酒水行业再现资本密集并购。资本激烈角逐之下,迎来了资本“饮酒”又一新高潮。

“酒类在这个时期迎来比较多的资本,其实对这个行业来讲,意味着进入了一个产业成熟的阶段。产业内外资本还是有一定差别。”张健表示:“比如说酱酒风口,这些产业内资本看到了酱酒品类未来的高成长性,所以这一类资本的介入程度越多越好。外界资本静不下心,反而会很难。”

晋育锋也提到,至于这些专业资本纷纷下场,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行业格局,现在下定论还为时尚早。“因为产业结构已经分化定型,五级阵营相对稳定。数字零售新势力短期内是行业的补充角色、鲶鱼角色,还不足以从大局上改变整体竞争结构。当然,基于供应链的创新势力,如果携资本力量快速跑马圈地,地推执行到位,可以改变下游销售环节竞争格局。”

和君咨询酒水事业部合伙人李振江曾预测:未来几年时间,超30亿规模的大型并购会持续出现,但拼的不是钱多,而是谁的理念更先进、组织融合性更高、产业角度更好。

目前,中国酒类消费市场超万亿,如此大的市场容量,也是新消费品牌崛起的机会。晋育锋表示,新品牌从零到一(规模接近或破亿),靠单点突破就能实现;从一到十,要扛出品类旗帜,要跑通运营闭环,从产品团队延伸,打造出完整的管理团队;从十到百,目前只有一个江小白在路上。要从线上回归到双线并举,从轻资产向重资产转化。这三个阶段,基本是新消费尤其酒类赛道新势力必经的发展阶段。

这轮资本“饮酒”可视为一个新周期的开启,“做长线,把酒当做第二主业,投资高端酒、新模式、新消费的资本越来越多,这轮资本特点是产业资本和消费资本进入,并带着上市属性。”田卓鹏说。

本文转载自"酒业家",不代表"酒说网"立场,请读者谨慎参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及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