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频频涨价,背后是逃不开的“真香”定律

12月4日,剑南春发布消息称,对有关的金剑南,银剑南系列五大产品全线提价。作为非上市公司,剑南春实际上早已悄悄莫声息的突破了百亿营收规模,是酒行业中闷当然,由于剑南春很多信息不需要对公众进行披露,所以,大家对于剑南春知之甚少。

白酒频频涨价,背后是逃不开的“真香”定律

最近这几年白酒涨价很是互换,相对于酱酒热,“涨价”出现的次数要更多一点。剑南春虽然这自2017年至今,一共经过9次小步快跑式涨价,仅2017年当年,以20元幅度提价4次,2019年,年岁不多,但对于剑南春的产品调价从未停歇过。以20元幅度提价2次,2020年疫情之后,剑南春提价3次。

当然,剑南春的涨价只是酒行业的一个缩影,不光是今年,在最近5年内,中国的白酒从名酒企业到区域型酒企,涨价一直都存在,涨价的方式各有不同。

对于酱酒企业而言,这几年基本上走的都是跳跃式增长方式,直接上涨百元以上屡见不鲜。对于浓香,清香等其他品类白酒,涨价方式多半采用如剑南春般小步快跑的方式,一年调1到2次,每次涨价一个二三十块钱。像汾酒集团的53°玻汾,今年4月份终端供货价由480元上调至504元,打款价也上调了15元/件。

白酒频频涨价,背后是逃不开的“真香”定律

酒企的价格上调,一般会通过某种方式去呈现:

第一种:硬性涨价。这种在强势酒企中比较常见,不需要解释,因为产品不可替代,就是要涨价。

第二种:停货涨价。用于社会库存零售商的企业,先发个通知,告知经销商,我们的某款产品在几月份开始停货了,价,价格也要涨了,目的是让经销商有预算的消化库存时间,待库存清了之后再进货,或者让经销商在停货之前先打一笔款,也能保障企业今年的整体业绩稳定。

第三种:升级涨价。“新一代”或者“第几代”产品上市,包装升级,价位升级,当然酒质这块有没有升级得各位看官自己评判了,反正我们肯定是升级了。

很多消费者会说,涨价没事,大不了我不买了。但是从市场最终表现来看,依然逃不过“真香”定律。最近几年,白酒行业产量增加,而与之对应的市场销量来看,基本上保持稳定,其根源就在于产品价格都上去了,那些扬言“再也不喝某品牌白酒”的人,很多人最终还是乖乖地为消费升级而买单。

白酒频频涨价,背后是逃不开的“真香”定律

这是为什么呢?实际上从本质上来看,对于产品价位升级,没有哪个消费者是认同的。但是白酒涨价依然依然热销的“真香”定律,还有以下三个原因作支撑。

首先,从白酒的消费属性出发,白酒产品成为不可替代性。中国人讲究“无酒不成席”,白酒始终是一个不可替代的社交消费产品,甚至你可以弥补,不喝酒,过年走老丈人家所以,既然是必需品,不涨价大家有需求,涨价依然有需求。尤其对于茅台,五粮液这类大品牌而言,品牌本身就只有不可替代性,消费者买茅五更多的是出于高端品牌的应用需求,而不是价格需求,所以涨价之后并不影响动销。

第二,从消费水平来看,消费升级与消费降级影响酒企个体但不影响整个白酒生态圈。很多产品的升级幅度比较大,直接跳出了大部分的消费人群,某些特曲从一百多涨到二百多涨到现在快到三百了,特曲的销量现在确实出现了很多,因为原先消费一二百价位的消费群体消费升级速度没能跟上,但特曲现在已经开始逐步抢占了一部分原先消费三百元价位产品的消费群体,因为这部分消费人群经常消费的品牌也涨价了。所以只能选择特曲作为替代产品,这也是最近有的市场特曲开始回暖的主要原因。

第三,从整个行业来看,涨价是螺旋式上升的涨价。因为茅台涨价了,所以五粮液可以跟着涨,五粮液涨价了,国窖也可以跟着上涨,剑南春涨价了,舍得也能跟着涨,区域名酒企业的次高端天花板都上升了,所以区域名酒企业也可以跟着上涨。涨价既然不是个别企业的个别行为,甚至整个行业的普遍行为,那么涨价之后,白酒市场并这是整个行业结构性升级与消费结构性升级共同作用的结果。

不过随着大多数厂商的白酒涨价,依然有人坚守平价美酒,各位酒友可以选择八部府

本文转载自"百家号",不代表"酒说网"立场,请读者谨慎参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及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