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江“真年份”千元定价引质疑,朱伟回应

枝江“真年份”卖的不是品牌,是陈年老酒的稀缺性和价值。

枝江“真年份”千元定价引质疑,朱伟回应

接管企业不到4个月,连续3个月推动销售额同比两位数增长,朱伟和他掌舵的枝江酒业正收获越来越多的关注。12月12日,随着市场零售价1188元的“枝江真年份·12年”正式上市,围绕该企业的行业热议再度出现——新品入市即试水千元价位,重回赛道的枝江哪来的自信?消费者会买账吗?

1

枝江进军年份酒市场

千元定价引发质疑

2020年8月,江苏综艺集团自维维手中收购枝江酒业81%的控股权,枝江酒业易主。9月1日,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朱伟宣布兼任枝江酒业“一号人物”。

枝江“真年份”千元定价引质疑,朱伟回应

鉴于枝江酒业此前一直处在营收下滑,净利润亏损的状态,掌舵伊始,朱伟即推出“枝江酒业十条新政”,对企业展开大刀阔斧的改革。通过前期研判,结合强大的陈年老酒储备,枝江酒业做出了进军年份酒市场的战略决策:在裁汰50%以上原有老产品的基础上,推出“真年份”系列产品。

据介绍,枝江“真年份”系列分为3年、6年、12年三款单品,前两款产品已于九月中旬上市。在产品定位上,该系列产品主打“零添加陈年粮食酒”,做出了“百分之百真年份,本色自然,拒绝食用酒精,拒绝任何化学添加剂”的承诺。

枝江“真年份”千元定价引质疑,朱伟回应

此次走向市场的“枝江真年份·12年”是该系列顶尖产品,其1188元的市场零售价让不少人咋舌,“枝江酒给我的印象可能比较偏大众,新品上来就跟很多一线产品一个价,甚至远超许多明星产品,这是我没想到的。”有业内人士认为,枝江酒业尽管在过去数年有过辉煌历史,但近年来品牌声量较低,新品千元定价的背后缺乏品牌支撑,消费者恐难买账。

2

卖的不是品牌

是陈年老酒的稀缺性和价值

“卖的不是枝江品牌,而是优质原酒长期储藏所带来的独特价值及其自身稀缺性。”日前,朱伟回应外界质疑称,“如果只是卖品牌,枝江恐怕值不上1188元一瓶,但我们卖的是‘真年份’老酒。”

一直以来以来,年份老酒在口感、舒适度、收藏等层面因其特殊价值而广受市场追捧,这也吸引了不少企业参与其中。行业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我国白酒企业在中国食品工业协会注册的有7000多家,其中有5000多家推出了年份酒。但由于国内“年份酒”的生产缺乏系统的管理,市场乱象丛生,更有个别企业以假、以次充好,虚标年份,消耗了市场信任。

近年来,国内不少白酒企业开始反思这一问题,并不约而同将“真年份”作为产品主打卖点,但少有企业将陈年老酒通过零添加、零勾兑的方式直接出售,以自证清白。

“零添加的优质陈年老酒到底值多少钱?我想白酒行业内的朋友大概都清楚。”朱伟总结道,“特别是上升到12年这样一种时间跨度,仅资金沉淀就要十多年以后才能回笼,这就是市面上‘真年份’老酒少而又少的背后深层次原因,也是我们产品千元定价的重要原因。”

另据枝江酒业内部人士透露,除在生产、流通、检测等环节对年份真实性严格把关外,早在今年10月份,朱伟即已在内部会议上对“枝江真年份·12年”的市场定位进行明确,“千元价位的产品量可能不多,更多的定位成一个标杆产品,主要在于打通品牌上升空间。”该人士称,即便如此,“朱伟总也在会议上严肃强调,我们既然是做真年份了,那么就是不折不扣的,有多少年份酒就多少年份酒,有哪一年就是哪一年,不会有任何一点造假在里面,这是我们对自己的一个道德要求。”

据悉,朱伟掌舵下的贵州醇同样将“真年份”作为企业主导战略,而千元以上价位产品已成该企业“真年份”系列主流热销产品,销售占比超50%。其中零售价1599元的“真年份”酱香10年单品销售占比更是达到35%。截至10月底,贵州醇已实现盈利超5000万元,枝江酒业9、10月合计盈利超1500万元。

“一直以来,行业对贵州醇、枝江的关注较多,有赞誉也有质疑。“有行业专家认为,贵州醇和枝江在争议声中一路前行,表现抢眼,其定位千元的产品布局将给市场留下更多想象空间。

本文转载自"酒业家",不代表"酒说网"立场,请读者谨慎参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及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