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大量涌入 酱酒业会否重蹈“共享单车”覆辙?

酱酒越来越热,吸引着更多的资本进入。

业内预测,未来数年内,贵州酱酒产业将突破2000亿元大关,这是基于此前酱酒的快速发展、市场对于酱酒的热烈追捧而做出的判断。这意味着,未来贵州酱酒将会产生1000亿元左右的增量。

如此大的发展空间,自然吸引了无数“淘金者”,更何况天士力等企业的成功案例在前,更具吸引力。业外企业、经营其他香型产品的酒企纷纷加入其中,或是通过收购,或是通过入股,纷纷涉足酱酒生产。

资本大量涌入 酱酒业会否重蹈“共享单车”覆辙?

今年1月7日,仁怀市黄金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成立,这家企业由上海金开酒业有限公司、贵州省仁怀市天邦伟业酿酒有限公司和成云三方持有。其中,上海金开酒业有限公司认缴出资金额3392.35万元,持股比例为65%;而上海金开酒业有限公司由巨人集团旗下黄金搭档生物科技公司全资控股。

近日,互联网光瓶酱酒品牌“乔巴陈酿”宣布完成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天使投资人万明坚和山东德道酒业。其他诸多酱酒企业纷纷宣布扩产计划,各自产能以千吨、万吨计……

海量资本还在持续进入,实际上,新加入者对此前“娃哈哈”在茅台镇的碰壁早已忘却,而上一轮调整期中,茅台镇半数中小企业停工停产的情况也无人记得。

面对这种状况,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副会长兼秘书长马勇喊出:“酱酒这样发展是要出问题的!”

茅台等领军企业负责人也都曾对这种热钱纷纷涌入、产能大跃进的状况表示担忧,但是他们的着眼点在于赤水河沿线脆弱的生态承载力。实际上,资本和资源的过量配置才是这个“风口”中最让人担心的,而资本过量涌入带来的影响,在别的领域屡见不鲜——

曾一度处在“风口浪尖”的共享单车,如今在潮水退去后,所剩无几。起步于2014年的共享单车,到了2016年达到高潮。当年4月22日,北京摩拜科技有限公司在上海召开发布会,正式宣布摩拜单车服务登陆申城,成为这一轮风口的佼佼者。

从风口初起到彻底点燃,只有两三年的功夫,中间吸引着无数资本介入,高峰时,美团、滴滴、软银排队投资摩拜。作为共享单车的明星企业,摩拜最高估值45亿美金。

成功者在前,跟风者日众,2014年至2017年出现了近百个雷同模式的公司。为了争夺市场份额,这些公司都不计成本地砸下大笔单车订单。

但是,资本的过量投入带来的是大批量的浪费。自2017年开始,很多城市就可见大量被废弃、堆置的共享单车。资源重复配置甚至引发了地方政府的干涉——2017年9月起,北京市交通委勒令摩拜、ofo等单车公司停止投放共享单车,当时北京单车投放量为235万辆,但据估算,北京的实际需求为110万辆;武汉对共享单车的需求是58万辆,但实际投放量超过100万辆。也就是说,资本只顾及“风口”而枉顾市场与真实需求。这种热钱堆积的风口,很快在潮水退去时显出原形。2017年至2018年初,悟空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等约50家雷同模式的公司相继倒闭,共享泡沫破灭。行业第一摩拜单车在一场美团主导的收购中被短暂拯救,作为美团的负资产而存在。

资本对风口的追逐、堆积,无疑让酱酒热潮更加高涨,这些规划、投建的产能,究竟是否匹配消费市场的真实需求?乐观者有之,悲观者有之,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全行业热炒“酱酒”的盛况,与当初资本对“共享经济”的热捧如出一辙。

本文转载自"佳酿网",不代表"酒说网"立场,请读者谨慎参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及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