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院士”引争议,酱香型科技不如接点地气?

“白酒院士”引争议,酱香型科技不如接点地气?

近日,茅台集团总工程师王莉入围中国工程院增选院士候选人的消息在网络引发热议。有人说,这是“酱香型科技”,部分网友则戏称王莉为“酱香型院士”。

“老干妈也来个院士。”

“王守义十三香必须拥有姓名!”

“杀伤力不大,侮辱性极强。”

“茅台转眼变成了科技股,这一波利好!”

铺天盖地的反讽一时层出不穷。

为什么大众如此抗拒“白酒院士”?

在我国,院士堪当科技界最高学术荣誉称号,被推荐者基本是对推动国家和社会科技进步有重大建树的科技工作者。

如打破超级大国核封锁的邓稼先与钱学森,或是有“医食无忧”之称的钟南山与袁隆平。

他们都有院士头衔,他们的事业也足以诠释这项崇高荣誉的门槛与珍贵。

因此,不奇怪“白酒院士”为何遭受质疑。这正如十年前的“烟草院士”,烟草化学专家凭“降焦减害”的研究成果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激烈的讨论中有三条反对意见令人印象深刻 —— 吸烟有害健康,质疑烟草技术含量,烟草公司是利税大户、存在“商业入侵科学”之嫌。

同理,对白酒来说,反对意见便是酒精有害健康,技术含量存疑,利税丰厚存在“商业入侵科学”之嫌。

所以,即便都作为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出身,即便王莉女士发表了诸多研究论文,即便茅台集团“发现并证实饮用传统名优白酒有益身体健康”、牵头组织过“中国白酒与健康学术研讨会”等等,依然无法打动大家,这与科技贡献这件事仍然存在着遥远的距离。

而这样的遥远,或许在于大家其实并不需要“白酒科技兴国”的理想,而是要更贴近生活,比如能够喝到健康、高性价比的好酒才更重要。

对白酒从业者来说,并非得打消“酒精有害健康、技术含量不够、行业利税丰厚”的质疑声浪,而是可以选择脚踏实地生产健康优质的酒,倡导健康的饮酒方式,以及真诚为消费者让利、打造平价好酒。八部府酒业便是其中之一。

作为中国白酒独立灌装(Independent Bottlers,简称IB)开拓者,八部府专注于源头严选、限量采购、独立灌装优质酒厂的原浆酒液,致力于打破高端白酒价格垄断,以“高品质、低毛利、零渠道”的DTC平价销售模式,为用户打造极致性价比的平价高端白酒。

与OEM生产方式不同,八部府并不亲自生产酒体,而是凭借自有灌装线、仓配链、以及线上自营电商平台,深度整合全国优质酒厂资源,重点压缩中间商渠道,实现与消费者的直接联系,兼顾产品的价格瘦身与品质把控。

“白酒院士”引争议,酱香型科技不如接点地气?

八部府:一瓶高端白酒的价格构成

由此可见,高定倍率、利税丰厚,从来不是八部府的追求。

如果说酱香型科技是存在的,那么对优质酱酒的定义,八部府认为应该满足这样的“核心技术标准”:

酿造优质酱酒得具有地域性、稀缺性,工艺需经过碎沙、大曲粉碎、下沙、糙沙、入库储存、精心勾调等多道复杂工艺。

在口感体验方面,需达到酒体醇厚、酱香突出、优雅细腻、空杯留香等特点。

而在为用户健康饮酒考量方面,更需做得细致 ——

蒸馏时接酱酒的温度达40度以上,高温可有效挥发有害于人体健康的物质,降低对人体的刺激;

富含SOD有益健康成分,助于清除人体内多余自由基,适量饮用也可抗疲劳、抗病毒等;

即便主体香味物质尚未明晰,但通过纯粮酿造、天然发酵,优质酱香酒自然可排除人为添加香气的可能。

只有符合上述技术标准,才可入围八部府品质酱香酒。而在择优挑选、采购酒体方面,八部府特色督造组也是高标准实践。

齐聚全国各地鉴酒专家的八部府督造组成员,围绕高端酒体多维价值,历经深度调研、实地考察、独立评测、公开定级等步骤,从而优选并限量采购茅五泸等产地优质酒厂酒液,为后续独立灌装提供品质保证。

从八部府的行动可知,一瓶平价好酒的诞生并不容易,而前端酿造为酒体注入核心科技也并非易事。作为从业者,围绕消费者所需、解决消费者所痛的意义,即便没有荣耀的院士头衔,也并不失骄傲感。

在科技强国的今天,有限的院士名额确应当授予真正在科技领域默默耕耘且做出重大贡献的科技人员。但这并不阻碍白酒从业者,就像八部府,努力为白酒行业的良性发展树立积极导向,真诚回馈爱酒用户的信赖,致敬中国酒文化的深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酒说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及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