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大布局 酱酒迎来井喷之年

尽管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2020年的酱酒市场依然延续了前几年的热度,甚至再创新高,有人将2020年作为酱酒的井喷之年。

2020年,茅台旗下酱香酒系列产品涨势迅猛。相关数据显示,茅台迎宾酒、遵义1935,价格分别涨85%和70%,茅台旗下的其他产品如赖茅、珍品王子、酱香经典王子2020年以来涨价幅度分别达50%、55%、55%。此外,钓鱼台、国台等品牌酱酒涨价幅度分别为30%、25%。即便涨价幅度较低的郎酒和习酒部分产品涨幅也达到20%。

加大布局 酱酒迎来井喷之年

2020年12月12日,习酒方面在公开场合称,已提前实现2020年既定的百亿销售目标,成为继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之后,贵州第二家销售额破百亿的白酒企业。按照习酒规划,截至2025年末,公司的销售额预计达到200亿。

山东的古贝春在2020财年销售实现同比增长22%,其中酱香酒增长达63%。

近年来,市场的热捧促使产能快速增加,首先是南方以茅台镇、赤水河为代表的传统酱酒企业,如习酒、郎酒、贵州醇、金沙、国台等品牌;其次是北方具有悠久历史的酱酒生产企业,也纷纷加大产能;再就是原先没有酱酒产品的企业开始上马酱酒,劲酒在茅台镇上马酱酒,洋河收购贵州贵酒、厚工坊迎宾酒业,湖北白云边上马酱酒项目。

2020年10月,“郎酒2020吴家沟生态酿酒区启用仪式”在四川郎酒庄园举行,郎酒吴家沟生态酿酒区正式宣布启用。吴家沟生态酿酒区占地1200亩,总投入50亿元,项目全部建成后,将新增郎酒酱酒产能2万吨、制曲6万吨,新增年产值200亿元至300亿元。

与此同时,酱酒热也吸引了投资者、业外资本蜂拥而入,“贴牌热”居高不下。据了解,在遵义产区酱酒厂开发定制产品的深圳酒商就超过200家,而东莞赴贵州定制企业自用酒的企业则多达3000余家。

据华夏酒报记者了解,因需求太过旺盛,酱酒产业链上游的玻璃瓶、包装盒、陶瓷瓶、瓶盖等供应商几乎都出现产品供不应求的状况,多家供应商已停止接单,大部分酱酒产品配套的企业订单排期至几个月后。

本轮酱酒热潮推动了北方酱酒的快速发展,以山东为代表的北方酱酒企业也迎来了回复潮、爆发期。20世纪60、70年代,以周恒刚为代表的老一代白酒技术专家,立足于北方研发出“麸曲型酱酒”,成就了一波酱酒热,也为北方酱酒的发展打下了一定的基础。自20世纪70年代山东成为继贵州、四川之后第三个可以集约化生产酱酒的省份,2009年,三家酿酒企业参与中国酱香型白酒国家标准制定,一家是贵州茅台,一家是四川郎酒,还有一家是来自山东的青州云门酱酒,这足以说明北方酱酒在中国酿酒行业中的举足轻重。目前仅在山东就有近50家酒企在生产酱酒,集群优势较为明显。

2020年10月在济南全国糖酒会期间,“北方酱酒联盟”应时成立,来自山东、北京、东北等酱香型酒企济济一堂,以发布“价值宣言”的形式,展示北方酱香诸强抱团、共谋发展的姿态。

思想会上,大家畅所欲言,群策群力为北方酱酒的未来之路把脉,著名白酒专家高景炎指出,无论南方酱香还是北方酱香,没有高低之分,只有发展快慢和个性之分,北方酱酒与南方酱酒在品质上并无差异,只是在发展速度上有一点儿慢,但个性化是北方酱酒赢得市场的“杀手锏”。

浙商证券分析师指出,在行业未来3~5年风口下,酱酒将进一步实现全国化、高端及次高端化、从去品牌到品牌化、从分散到集中化,实力较弱的小企业将加速出清,酱酒整体实力将逐步提升。

本文转载自"佳酿网",不代表"酒说网"立场,请读者谨慎参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及原作者